网站首页 > 教育 > 译文||鲁迅•《呐喊》自序(杨宪益、戴乃迭译)

译文||鲁迅•《呐喊》自序(杨宪益、戴乃迭译)

2019-12-02 13:01:38 来源:陇山网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1942次

出发地:英语世界

尖叫序言

《呼唤武器》序言

(1922年12月3日)

文/鲁迅

翻译/杨·咸宜,戴乃迭

我年轻的时候有很多梦想,但是大部分都被忘记了,但是我不认为这很遗憾。所谓的回忆,虽然它能让人快乐,但有时却让人孤独。让精神之线仍然引领着已经逝去的孤独时光,这意味着什么?然而,我苦于不能完全忘记。不能完全忘记的部分现在已经成为呼喊的来源。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也有很多梦想。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被遗忘了,但我看不出有什么可遗憾的。因为尽管回忆过去会让你快乐,但有时也会让你孤独,在精神上坚持孤独的过去是没有意义的。然而,我的问题是我不能完全忘记,这些故事是我无法从记忆中抹去的结果。

四年多来,我几乎每天都进出药店和药店,但是我忘记了我的年龄。简而言之,药店的柜台和我的一样高,药店的柜台是我的两倍高。我从高一倍的柜台送衣服或珠宝,从侮辱中得到钱,然后去高一倍的柜台为我生病很久的父亲买药。回家后,我不得不做些别的事情,因为开处方的医生是最有名的,而用于这一目的的药物也很奇怪:冬天的芦苇、三年生的结霜甘蔗、需要原始权利的蟋蟀和结果实的平木材,...做起来并不容易。然而,我父亲终于一天天死去。

四年多来,我几乎每天都去当铺和药店。我不记得那时我多大了;但是药店的柜台和我一样高,当铺的柜台是我的两倍高。我过去常常把衣服和小饰品拿到比我高一倍的柜台前,拿走轻蔑地递过来的钱,然后到和我一样高的柜台去给久病的父亲买药。回家后,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忙,因为开药方的医生非常有名,所以他使用了不同寻常的药物:冬天挖出的芦荟根、三年来受冻的甘蔗、双蟋蟀和紫金牛……所有这些都很难买到。但是我父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直到他去世。

鲁迅形象,黑白木刻(1961,赵延年)

我认为,任何一个从富裕家庭陷入困境的人,用这种方式,你可能会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我要进入k学校,好像我想走一条不同的路,逃到其他地方,寻找其他人。我妈妈别无选择,只能设立一个8元的四川基金,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然而,伊拉克哭了,这是合理的,因为在那个时候,学习和参加考试是正确的方式。所谓学西化,社会认为是一种绝望的人,不得不把自己的灵魂卖给魔鬼,遭到两次嘲笑和拒绝,此外,伊拉克再也见不到他的儿子了。然而,我并不关心这些事情,最后去了n,进入了k学校。在这所学校里,我学到了所谓的数学、地理、历史、绘画和体操。生理学没有教授,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木制版本的“新的全部理论”和“化学卫生理论”。我仍然记得前任医生的意见和处方。与我现在所知道的相比,我逐渐意识到中医只是一种有意或无意的骗子,同时,我对被骗的病人和他的家人感到同情。此外,从翻译的历史中,我们知道日本的改革主要源于西方医学。

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那些从繁荣走向贫困的人很可能会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我想去n的k学校——也许是因为我在寻找场景和面孔的变化。我母亲除了为我的旅行费用筹集八美元外别无选择,并说我可以随心所欲。她哭是很自然的,因为在那个时候,正确的做法是学习经典,参加官方考试。任何研究“外国科目”的人都被视为一无是处的人,出于绝望,他们被迫将自己的灵魂卖给外国恶魔。此外,她很抱歉和我分手。尽管如此,我还是去了n——并进入了k——学校;正是在那里,我第一次听到了自然科学、算术、地理、历史、绘画和体育等学科的名称。他们没有生理学课程,但是我们把这些作品的木块版看作是一门关于人体的新课程,以及关于化学和卫生的课程。回顾我所认识的医生的谈话和处方,并将它们与我现在所知道的进行比较,我得出结论,这些医生一定是不知情的或故意的骗子;我开始同情在他们手里受苦的残疾人和家庭。从翻译的历史中,我还了解到日本的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源于西方医学的引入。

鲁迅自己设计了《呐喊》的封面。

因为这种幼稚的知识,我后来被日本的一所乡村医学院录取了。我的梦想非常快乐。我正准备从我的死亡生涯中归来,以治愈那些被错误地像我父亲一样对待的病人的痛苦。战争期间,我去当军医,增强了中国人民对改革的信心。我不知道微生物学的教学方法现在是如何改进的。简而言之,当时薄膜被用来显示微生物的形状。因此,有时课堂讲稿的一段就完成了,在时间结束之前,老师会给学生展示一些风景或时事的图片,以此来打发额外的时间。当时,当日本和俄罗斯处于战争状态时,自然会有更多关于战争的照片。在这个演讲厅里,我必须永远在同学们的掌声中欢欣鼓舞。有一次,我突然遇到了很多我很久没在照片上看到的中国人。一个被绑在中间,许多人站在左右两边。同样是强壮的体格和麻木。根据解释,被绑的是俄罗斯的一名军事侦探,他即将被日本军队斩首公开展示,周围都是前来欣赏和欣赏这一展示的人。

这些暗示带我去了日本的一所省级医学院。我做了一个美丽的梦,在我回到中国的时候,我会治愈像我父亲一样被错误治疗的病人,而如果战争爆发,我会成为一名军医,同时增强我的同胞们对改革的信念。我不知道现在用什么先进的方法来达到微生物学,但那时幻灯片被用来展示微生物;如果讲座提前结束,讲师可能会放映自然风景或新闻的幻灯片来打发时间。这是在日俄战争期间,所以有很多战争电影,我不得不和其他学生一起加入到演讲厅的掌声和欢呼中。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任何同胞了,但是有一天我看了一部电影,里面展示了一些中国人,其中一个是被绑着的,而其他许多人站在他身边。他们都是强壮的伙伴,但看起来完全冷漠。根据评论,那个双手被绑的人是一名为俄罗斯人工作的间谍,他将被日本军方砍下脑袋作为对其他人的警告,而他旁边的中国人已经开始欣赏这一奇观。

外语出版社1981年第一版

在这个学年结束之前,我已经到达东京,因为从那时起,我就觉得医药不是一件紧急的事情。即使那些又笨又弱的人健康又强壮,他们也只能制作毫无意义的宣传材料和访客。没有必要认为他们死于疾病是不幸的。因此,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改变他们的精神,而善于改变他们精神的是当时我认为有必要提倡文艺,所以我想提倡文艺运动。东京的留学生非常擅长学习法律、政治、物理甚至警察行业,但没有人治的文学或艺术。然而,在寒冷的空气中,我们幸运地找到了一些同志。此外,我们还召集了一些必要的人。经过讨论,第一步当然是出版一本名为《新生活》的杂志。因为我们有恢复古代生活的倾向,所以我们只称之为“新生活”。

学期结束前,我去了东京,因为在这部电影之后,我觉得医学并不重要。一个弱小落后国家的人民,不管他们多么强壮健康,都只能成为这种徒劳无益的景象的榜样或见证;他们中有多少人死于疾病并不重要。因此,最重要的是改变他们的精神,因为那时我觉得文学是达到这一目的的最佳手段,所以我决心推动一场文学运动。东京有许多中国学生学习法律、政治学、物理和化学,甚至警察工作和工程,但没有一个人学习文学或艺术。然而,即使在这种不和谐的气氛中,我也幸运地找到了一些志趣相投的人。我们收集了我们需要的几本书,经过讨论,我们的第一步当然是出版一本杂志,它的标题表明这是一个新的诞生。因为那时我们比较古典,我们称之为新生活。

《新声》的出版日期快到了,但一些负责写作的人先失踪了,然后逃离了首都。结果,只有三个人没钱了。在它成立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失败了。然而,即使是这三个人也被他们自己的命运所驱使,不能在一个地方谈论他们的梦想。这是我们未出生的“新生活”的结束。

when the time for publication drew near, some of our contributors dropped out, and then our funds were withdrawn, until finally there were only three of us left, and we were penniless. since we had started our magazine at an unlucky hour, there was naturally no one to whom we could complai

黑龙江十一选五 网上真钱游戏 北京快3开奖结果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aibuyj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陇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