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娱乐 > 陈履生:丰收组曲

陈履生:丰收组曲

2019-11-21 21:59:57 来源:陇山网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601次

北京画院1958年力争农业大丰收

上海中国画学院合作收获1959年中国画

瞿振英的《十方》收获了1960年的中国画

徐从友向日葵1958中国画

在表现丰收的作品中,也有一些属于花鸟画的作品,它们将人民公社的丰收转化为人们梦寐以求的一些水果蔬菜,基本上突出了一个大人物,然后是农、林、牧、副产品、渔业的全面表现,成为这一时期花鸟画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为这一时期传统花鸟画的创新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这种创作主要由北京画院和上海画院组成。其中,画家之间的合作是最重要的。代表作有北京画院的《争取农业大丰收》(1958年),上海画院的孙雪泥、朱侯文、张大壮、江寒汀、唐云、王个簃的《中国大丰收》(1958年),集体的《大丰收》(1959年)。除了蔬菜和水果,小麦、大米、黍稷、玉米和向日葵也出现在北京画院的作品中。另一方面,上海画院六位画家的合作基本上类似于北京画院的集体创作,只是增加了一些江南特有的水果和蔬菜,而不是北方的特产。另一首诗写道:“全国大丰收,农民又向前跃进了。”国庆节的庆祝是一个新的事件,有许多颜色和天空顶部。“一年后,上海画院创作的集体作品中加入了场景。不仅远处有谷物堆,附近也有小型摩托车。鸡、鸭、羊、鱼等都被添加到作品中。水果和蔬菜的种类更加齐全。表演是“赞美农林牧副渔的大丰收”和“新年充满幸福,人们愿意驾驭天空”。“山提供林木,龙王提供海鲜。牛羊繁殖良好,小米谷到处都是普通的田野。举起我的红旗,东风就会到处刮。”

1972年的中国画

张大壮的新豆于1974年涌入中国画

其他此类作品包括北京画家王竹九的《丰收图》(1958年)和曲珍的《十边收获》(1960年);上海艺术家包括徐从友(向日葵)(1958)和张大壮的“丰收图水产品”(1958)。其中,张大壮以画水生动物而闻名,所以他延续了这种方法,在1972年创作了《带鱼收获》(Hairtail Harvest),在1974年创作了《新豆奔涌》,这些都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20世纪70年代,还有陈佩秋的《满满的金珠胜过春天》(1974)。直到2001年,吴玉梅还创建了“菜篮子工程”。然而,仍有许多作品展示了农业、林业、畜牧业、副产品和渔业的全面发展。其中最突出的有:赖楚生的油菜籽收获、袁洁莹的收获季节(年画)、张吴彼的满山花果庆祝收获(年画)、罗英秋的黄麻收获时间(版画)。

黄永玉在10万公斤/亩的稻田上跳舞

陈半丁力争上游数字1958

时代的政治需要和时代的审美趋势决定了新中国艺术的发展趋势,而不是针对任何个人或群体。尽管周恩来说过:“无论是学习古代的东西还是学习外国的东西都是为了今天的创造,我们必须把它们融入我们的创造之中。文学和艺术必须永远是原创的。”周扬在上海与艺术家的一次讨论中也指出:“所有艺术形式都必须反映时代精神,为社会主义服务。”"不要失去艺术家原有的特长,要充分发挥他的特长."事实上,在那个有特色的时代,保留下来的“原创精神”和“原创特长”在艺术创作上很难被社会接受,因为这些作品不符合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主流模式。另一方面,“丰收”主题的创作很容易被放大和夸大。毫无疑问,它也显示了当时艺术创作中夸张影响下的社会问题。江妍和曲珍的“新品种赛卫星”显示,由于土豆的大小,孩子们可以在土豆中捉迷藏。江妍和娄师白合作制作了“稻田如黄地毯”,将收割的稻田变成黄色地毯,孩子们可以在上面翻筋斗。江妍和蒲翟逸的“社会主义玉米”太大了,需要4个孩子来拿。其他的,如“用大豆过河”,也使用浪漫的方法。至于老画家陈半丁在《力争上游》中的夸张,在他同一时期的作品中是罕见的。还有黄永玉的五彩版画《在10万公斤/亩的稻田上跳舞》、《猪羊啃牛比赛》、《张世简给毛主席的好消息》(1958年)、《丰子恺的春节鞭炮烟花庆祝千年新年》和《中国的一切》(1961年),所有这些都把一些夸大产量和产值的具体人物变成了所谓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漫画形象。这些“丰收”与历史上的饥荒和今天披露的饿死农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毫无疑问,这也反映了这一时期艺术创作中的问题。

1963年朱乃正黄金季节152.5×161.4厘米油画

至于油画、版画等绘画中的“丰收”主题,代表是朱乃正于1962年至1963年创作的油画《黄金季节》(152.5厘米×161.4厘米,藏在中国美术馆),展现了两位藏族妇女自下而上饲养青稞的场景。在一幅将地平线推到极限的作品中,两位藏族妇女面对面站在照片上,她们的尘筒在不同的高度。照片上漂浮的青稞和它们飞舞的头发显示出一种运动感,让人们感觉到风在吹。这是一首青藏高原上的劳动之歌,也是这个季节的收获之诗。尽管《黄金季节》并没有显示出谷物堆高、重量大等的大丰收。像大多数其他展示丰收主题的作品一样。它也没有显示复杂的性格关系和各种劳动内容的收获领域,但只有具体的当地过程提高山谷被用来显示丰富的收获内容。在黄色调衬托下的背景上,主要人物的黑色和棕色很浓,这正是藏族服饰的色调。地平线左侧的房屋建筑和右边的雪山展现了地域特色。朱乃正对藏族丰收景象的诗意表现不仅是新中国以来民族题材的代表作,也是“丰收”主题的独特性及其在创作这一主题中的重要性。

李焕民踏上金路的1963年版画

在朱乃正创作《黄金季节》的同时,李焕民创作了版画《黄金之路的第一步》(54.2厘米×49厘米,1963年,藏在中国美术馆)。这是李焕民一生的代表作,也是许多以“丰收”为主题的作品中最著名的。与黄金季节相似,黄金大道的第一步也是西藏丰收的主题。主角也是两位藏族女性。《黄金之路的最初脚步》(Initial Tread of golden road)中的《收获》表演没有使用通常的藏族歌舞,而是选择在收获完成后回归。他们带领牦牛运送新收获的青稞。他们带着极大的喜悦和信心走在路上。李焕民说:“这不仅是一条自然之路,也是解放农奴的历史之路和解放之路。”因此,李焕民用彩色木刻的金色表现了“丰收”的主题,也展示了新中国解放后农奴的变化。在这条“S”形的黄金路上,道路两旁仍然收获着成熟的青稞,远处可以看到一只藏着牦牛,展示着在这条丰收的黄金路上源源不断的人流。李焕民以其娴熟的木刻刀法,在处理黄、红、黑的关系时,将传统的黑色版画特征转变为黄色和红色版画特征。黑色在塑造人物和牦牛的轮廓和形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相比之下,它更引人注目。另一部以“丰收”为主题的代表性作品是王琦1955年的《晚归》。在日落的背景下,老树和乌鸦的诗歌伴随着一辆满载收获的马车返回。在构图时,王琦选择了上坡,这改变了构图,避免了直线和呆板。然而,这幅画并没有显示上坡的艰苦景象。这是图片左上角的老树,用来平衡图片上的视觉关系。作为推动新中国版画转型的总指挥,王琦运用彩色解决了版画难以表达彩色图像的问题。没有夕阳的诗意色彩,这幅画很难达到收获与回归的主题效果。

回首往事,潘鸿海是1972年的又一个丰收年

1972年,盘古和潘鸿海的油画《又一个收获年》(110厘米×80厘米)是一个时期的代表作,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显然,它出现在那个时期。在表达“丰收”的主题方面,它表达了“丰收”的主题,在丰收的田野上,一个胖女人发自内心的喜悦,以及丰收的田野上色彩与光影的关系,尤其是地面稻金色倒影与人物的色彩关系。这是一个有着丰富细节的思想和作品,它不仅反映了时代的要求和特征,也体现了时代可能性中的艺术追求。在1989年的第七届全国艺术展上,孙向阳的油画《秋瑾》(124×114厘米)从宏大叙事的丰收表演中回归祖国,新时代发生了变化。可以说,无论变化如何,“丰收”对农民和社会的意义都没有改变。

显然,中国画和油画在“丰收”主题上的差异几乎是多种多样的,不仅在媒体和形式语言上,而且在内容和构图的选择上。然而,主题的扩展有明显的差异。1976年,陈丹青创作了《泪水溢出麦田》(150厘米×200厘米),也在麦田里。然而,这个主题偏离了收获,转而震惊和哀悼伟人的死亡。

陈丹青的眼泪溢出了1976年的麦田

网上真钱游戏 上海十一选五 浙江11选5投注 江西快三投注 幸运农场购买

相关新闻
小编推荐24小时本周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aibuyj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陇山网